當兒女成就是晚年生活的唯一安慰劑...


文:林岱葳 臨床心理師


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,不乏與長輩對話的機會

他們的成長過程當中,社會普遍價值是「遵循傳統」,當時的社會物質生活不像現在有一定水準,更別說是個人理想的追求,女性能夠受高等教育就算是很幸運的事情,自我價值實踐聽起來簡直像天方夜譚。大部分的人對人生的定義就是努力賺錢,給自己跟家人過上好生活。

到了中晚年,子女早已各自成家,卸下為人父母的重擔,雖感到輕鬆不少,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?過去的老友們,難得相聚碰面,話題也是離不開兒女,誰的女兒在哪裡高就,誰的兒子最近娶了個優秀的媳婦...

隨著時代變遷,社會風氣的大幅轉變,「追求自我」「個人主義」成為主流思想。潮流媒體鼓勵人們要愛自己,要有夢想,要勇於表達自己,那些從前被忽略的部分,突然之間被重視起來。
這便讓我感到好奇 :已經習慣用「責任」「義務」來定義自己的這群長輩,該如何適應這樣的轉變?過去的社會有給他們機會認識自己嗎?

除了為人父母的角色與孩子的成就,還可以如何定義自己?

許多上一輩抱持著「出國喝洋墨水,在國外工作比較厲害」的想法,用盡全力讓孩子有朝一日能夠出國發展。這裡並不是要公審讓孩子出國到底是對是錯,任何選擇都是一體兩面、有捨有得。然而不少人為了讓孩子出國,傾盡洪荒之力,做出大量犧牲,數十年來不敢懈怠,折損身體,丟了健康,犧牲與孩子相處的時間,不惜壓縮生活品質,錢不敢花在自己身上,甚至聽過把退休金全數給兒子出國念研究所也大有人在。

我在執業過程,也不難觀察到類似的現象

一名非常擔心自己日後是不是會失能的阿姨,評估過程不斷向我訴說著各種煩惱,我見如此她焦慮,忍不住問:現在生活有人能夠跟你互相照應嗎?她停頓一會兒,低頭嘆了口氣才說:「孩子都很乖很孝順,現在都在國外工作,兒子在美國,女兒在日本...」每每遇到這類情況,我能做的就是對他們說聲:「辛苦了!從現在開始好好為自己而活吧!」
但也不禁思考,為什麼我問他們現在生活過得好不好,卻時常得到孩子在國外工作,諸如此類答非所問的回應

晚年的幸福感,跟孩子在國外有所關連嗎?

把人生全數奉獻在孩子身上,犧牲自我,成就子女,作為一種長期投資,期待往後子女能夠「光宗耀祖」。人性是如此,只要有所犧牲妥協,往往會心生寄望,有所回報。一旦寄望落空,變成失望,難免抱怨,獨自怨在心裡容易悶出病,怨給別人聽則讓自己跟周遭的人都不好過,最令人感嘆的情況是子女把父母付出的一切當作理所當然。

孩子在國外,可能只是一種精神上的自我安慰

子女從國外打電話來問候,父母在電話上故作堅強,實際上卻有許多開不了口的思念、孤單與為難,這也是許多長輩晚年生活難以自處的部分。還沒退休的長輩,可以將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,但如果是已經退休,配偶卻早逝,一輩子都在忙賺錢也沒交什麼朋友,沒去培養什麼興趣愛好,到了晚年突然發現如此自己的人生竟如此寂寥,無所適從。

需要好好被疼惜、被傾聽的一群人

「你們現在年輕人太幸福了,我們以前哪有像你們這麼好%^&*#....」

以往我從長輩口中聽到這句話,總感到莫名的被控訴,但現在我發現,這句話或許指的是一種精神上的自由;比起他們,我們可以毫無顧忌的成為自己,不用感到抱歉,沒有那麼多的身不由己。
而這些長輩們,鮮少有人問過他們的個人感受,年輕時上有高堂,下有妻房,凡事以家庭為第一,很少為自己考慮;年邁時社會風氣改變,卻只能望著子女背影,用「孩子在國外」來自我安慰,實在是很可惜。

樂齡歲月,重拾熱情,豐富生命

每個人來到這世界上,都有自己的時間軸,到了中晚年,許多事情逐漸放下,才能走得更遠。學習為自己而活,把外面七嘴八舌的雜訊都關掉,傾聽內心真實的聲音,趁身體還行動自如,開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把握每個當下,在終點驀然回首時,才有回憶不完的精彩感觸。

希望這些曾經與我相會的長輩們,無論正處於何種狀態,因著彼此曾經的相逢,能夠感受到我的鼓勵與正能量,敞開心胸,過上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。